1.png

腸息肉的高危險特徵是基於大小、數量和病理特徵做判斷!!

根據這些特徵,常會進行結腸鏡檢查。

 

儘管分子標記應用技術的進步,篩查到的高危險長息肉數量可能會增加

但迄今為止,沒有任何分子信息有助於預測KRAS和BRAF基因突變對大腸直腸癌生長的反應

 

來複習一下!!

KRAS突變發生在30-50%的大腸直腸癌中。

而且,從早期息肉產生到癌症晚期階段都可以觀察到KRAS基因突變。

詳細資料可以參考

  1. 最糟糕的致癌基因家族:RAS oncogene 簡介
  2. 大腸直腸癌在常規診斷常出現的KRAS突變的頻率
  3. 原位和轉移性大腸直腸癌的KRAS基因狀態具有高度一致性

 

另一方面,在鋸齒狀息肉形成過程中,BRAF很早就發生基因突變,大約有10%的大腸直腸癌患者有BRAF基因突變。

那什麼是息肉呢? 什麼是鋸齒狀病變?

  1. 哪些風險因子與鋸齒狀大腸息肉有關?
  2. 大腸癌癌前警訊:大腸息肉簡介、分類、表現與瓶頸

 

本研究旨在腸息肉的分子特徵,特別是BRAF和KRAS基因突變,對於腫瘤的風險評估是否有其意義。

 


實驗設計

總共收集995個腸息肉並檢測體細胞BRAF和KRAS突變。

將患者分為3個實驗組,如下:

  1. 非突變的腸息肉 (野生型)
  2. 至少一個BRAF突變的腸息肉
  3. 至少一個KRAS突變的腸息肉

接著分析這些檢體的KRAS及BRAF基因狀態,在各別去評估基因狀態對大腸直腸癌風險的影響

 


實驗結果

依照不同組織學病變,進行分類

  • 661例腸息肉 (66.4%)被歸為腺瘤,其中
  1. 管狀腺瘤593例
  2. 小管狀腺瘤63例
  3. 絨毛狀腺瘤5例
  • 334個腸息肉 (33.6%)被分類為鋸齒狀病變的腸息肉

 

依照不同癌症期別做分類

  • 在661例常規腺瘤的腸息肉中,有263例 (39.8%)常規腺瘤為晚期大腸直腸癌
  • 在334例鋸齒狀病變的腸息肉中,有87例 (26.0%)晚期大腸直腸癌。

 

依照KRAS或BRAF基因突變分類

  • 野生型 (WT)有665例 (72.0%)
  • BRAF突變有124例 (13.4%)
  • KRAS突變135例 (14.6%)

 

將基因突變類型與組織學病變為合併來看,發現

  • BRAF突變在腺瘤中極為罕見,在所有腺瘤中僅有0.8%的BRAF基因突變,而在鋸齒狀病變中,有39.4%的BRAF突變。
  • 在KRAS基因突變的部分,11.6%的腺瘤和20.9%的鋸齒狀病變中都有發現KRAS突變。

 

將基因突變類型與癌症期別為合併來看,發現

  • 在晚期鋸齒狀病變中,45%的晚期鋸齒狀病變會攜帶BRAF突變。
  • 在晚期腺瘤中,有KRAS突變 (22.0%)比早期腺瘤 (4.8%)更頻繁而且當腸息肉大於10mm,KRAS基因突變的機率 (21.8%)會更頻繁,使腸息肉呈現高度不典型增生的型態。

 


總結

大腸直腸癌腸出現的是腺瘤類型的大腸癌

腺瘤型大腸直腸癌不常出現BRAF基因突變

鋸齒狀病變的大腸直腸癌發生BRAF基因突變較高

KRAS基因突變常發生在腸息肉>10mm的患者

當KRAS發生基因突變時,常會出現高度不典型增生的型態

此項研究結果表明,腸息肉中的KRAS突變代表發展會為晚期腫瘤風險的潛在分子標誌物

 

 

參考資料:

  1. Miriam Jua´rez et al. 2017. KRAS and BRAF somatic mutations in colonic polyps and the risk of metachronous neoplasia. PLOS ONE. doi.org/10.1371/journal.pone.0184937

 

 

基因叔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