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png

 

本篇針對兩個重點--癌思停注射劑 (Avastin®, Bevacizumab) 及KRAS做介紹
大家也都知道大腸癌的可怕!! 那就不細講了!!
複習請看--認識大腸直腸癌—文章回顧!!


癌思停注射劑 (Avastin®, Bevacizumab)
簡介一下主角一--癌思停注射劑 (Avastin®, Bevacizumab) [1,2]

學名

Bevacizumab

商品名

Avastin® Injection

中文名

癌思停注射劑

作用機轉

不是造成細胞直接的毒殺,而是對於癌症的發展生長與轉移背後的控制系統,進行反調控。

給藥方式

靜脈注射

適應症

  1. Avastin® (bevacizumab) 與含有5-fluorouracil為基礎的化學療法合併使用,可以作為轉移性大腸或直腸癌患者的第一線治療。
  2. Avastin®與含有5-fluorouracil/leucovorin/oxaliplatin的化學療法合併使用,可以作為先前接受過以fluoropyrimidine為基礎的化學療法無效且未曾接受過Avastin®治療的轉移性大腸或直腸癌患者的治療。
  3. Avastin (bevacizumab)與含有fluoropyrimidine-oxaliplatin-為基礎的化學療法合併使用,可以做為第一線已接受過以Avastin併用fluoropyrimidine-irinotecan-為基礎的化療後惡化之轉移性大腸或直腸癌患者的第二線治療。
  4. Avastin (bevacizumab) 不適用於高風險的二期以及三期大腸癌輔助性療法 (high risk stage II and III adjuvant colon cancer; aCC)

副作用

可參考點擊


Bevacizumab用來治療轉移性大腸直腸癌 (mCRC)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已經在第III期臨床試驗和觀察性研究中得到證實

但迄今尚未建立可靠的生物標誌物來預測Bevacizumab的治療反應
 


KRAS基因突變

已經有許多研究發現在局部晚期或轉移性大腸直腸癌患者發生基因突變對癒後有負面的影響

而在大腸直腸癌常見的基因突變為KRAS--主角二

需要複習的可參考以下文章

  1. 大腸直腸癌在常規診斷常出現的KRAS突變的頻率
  2. 後來居上的癌症王者:大腸直腸癌x基因突變

但KRAS突變對Bevacizumab的治療反應尚未確定。

因此,接下來要說明的研究,目的是評估KRAS突變類型與Bevacizumab治療轉移性大腸直腸癌(mCRC)患者的預後關聯性


研究說明

在這研究收集404例大腸直腸癌患者進行基因KRAS基因分析,此研究只收集

  1. KRAS 野生型 (有223人)
  2. KRAS在Codon 12及13突變的病例 (有135人)

總共358人,有46人被排除在外。

所收集的患者都有給予Bevacizumab標準批准劑量 (每14天5.0mg / kg或每21天7.5mg / kg)或有合併化療藥物使用,合併化療藥物,包括FOLFOX、FOLFIRI、FUFA、XELOX或XELIRI。

  • FOLFOX: 5-fluorouracil+ leucovorin + oxaliplatin
  • FOLFIRI: 5-fluorouracil+ leucovorin +irinotecan
  • FUFA: 5-fluorouracil + leucovorin
  • XELOX: capecitabine + oxaliplatin
  • XELIRI: capecitabine + irinotecan

以上就是研究所收集的患者條件!!


統計結果說明

圖A總結了所有KRAS基因突變的患者特徵。

  1. KRAS野生型: 55.2%
  2. KRAS基因突變: 44.8%,其中KRAS在Codon12或13發生突變的機率如下
  • KRAS Codon12: 26.5%
  • KRAS Codon13: 6.9%

 

KRAS基因突變在大腸直腸癌還是占大多數!!

2.png

圖A. KRAS基因突變


KRAS突變狀態和特定的KRAS突變類型分析無進展生存期(PFS)及總生存期(OS)

那先講講~

  • 總生存期 (Overall survival,OS)
  1. 定義為:從隨機化開始至(因任何原因)死亡的時間
  2. 被認為是腫瘤臨床試驗中最佳的療效終點,當患者的生存期能充分時,它通常是首選終點。
  • 無進展生存期 (progression-free survival,PFS)
  1. 定義為:從隨機化開始到腫瘤發生(任何方面)進展或(因任何原因)死亡之間的時間。
  2. 與 OS 相比,增加了「發生惡化」這一節點,而「發生惡化」往往早於死亡,所以 PFS 常常短於 OS,卻也能在 OS 之前被評價,因而隨訪時間短一些。PFS 的改善包括了「未惡化」和「未死亡」,即間接和直接地反映了臨床獲益,它取決於新治療與現治療的療效/風險。


再來看看--
KRAS突變與野生型的患者的無進展生存期與總生存期,如下表:

  中位無進展生存期PFS 中位總生存期OS
攜帶KRAS突變的腫瘤患者 9.2個月 22.8個月
野生型KRAS基因患者 10.8個月 29.2個月

 



註:附圖B

所以,再次證實KRAS基因突變對患者癒後有不良的影響。

 

3.png

圖B. KRAS野生型VS基因突變—PFS及OS


各類型KRAS突變中腫瘤患者的無進展生存期(PFS)及總生存期(OS)

再來分析KRAS突變 (G12A,G12C,G12D,G12S,G12V和G13D)中腫瘤患者的PFS和OS統計結果(圖C)在攜帶G12V或G12A KRAS突變 (G12V / A)的腫瘤患者中觀察到最短的存活。

 

4.png

圖C. KRAS突變狀態和特定的KRAS突變類型—PFS及OS

大腸直腸癌患者帶有KRAS基因突變預後的確會較差!!
所以確診為大腸直腸癌的患者建議最好去做KRAS基因檢測!!

 

其中
(1)G12V或G12A KRAS突變 (G12V / A)的患者生存期明顯相較於其他基因突變的類型較短!!

(2)也代表以Bevacizumab治療帶有KRAS G12V / A突變的轉移性大腸直腸癌患者療效不佳!!
針對這部分,還須積極開發藥物以延長患者的生存期!!
所以!! 治療的效果還是有限的,預防勝於治療!! 
大家還是要好好愛惜自己的腸道!! 腸道也才會愛你!! 呵呵~

 

參考資料:

  1. http://www.kfsyscc.org/
  2. http://www.roche.com.tw/
  3. https://read01.com/n4EQPM.html
  4. Ondrej Fiala et al. 2016. G12V and G12A KRAS mutations are associated with poor outcome in patients with metastatic colorectal cancer treated with bevacizumab. Tumor Biol. DOI 10.1007/s13277-015-4523-7.

 

基因叔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