腸息肉基因變異-0.tif

 

 

       來來複習幾種息肉類型:

1. HP增生性息肉 (Hyperplastic polyp)是一種不會癌化的息肉

2. MVHPMicrovesicular hyperplastic polypHP的一種類型,容易惡化形成SSA (SSA/P)

3. SSA無蒂鋸齒狀腺瘤,會癌化的息肉之一。

4. TSA傳統鋸齒狀腺瘤,會癌化的息肉之一。

5. TSAD傳統鋸齒狀腺瘤,並且伴隨細胞分化不良 (Displasia)

     

          ********知識補給站:什麼是細胞分化不良?********

           在病理組織型態上,許多癌細胞的型態會類似不同組織部位的正常細胞型態,舉例來說:肺癌細胞的型態可能長得像肺部線體細胞、大腸癌細胞貌似腸黏膜線體細胞型態,而這癌細胞「分化」成類似線體細胞而形成的癌症,就稱為腺癌或腺細胞癌。其他像是扁平細胞癌、平滑肌肉癌也是屬於分化型的癌細胞。

           但是!!!有的時候癌細胞的型態,看起來並不像任何人體正常細胞,沒有辦法進一步辨認細胞型態,會稱之為「分化不良型」的癌細胞,這種類型的癌細胞,通常惡性程度較高,轉移的能力和細胞增生的能力較好。

 

 

       完整的息肉介紹和分類請點我~~


 

       接下來簡單介紹一下幾個息肉生長或變異過程相關的基因:

1. BRAF:BRAF基因是一種致癌基因 (Oncogene),主要調控細胞生長,BRAF基因突變時會驅動腫瘤細胞增生與分化。

2. KRAS:KRAS基因是一種致癌基因 (Oncogene),主要調控細胞訊息傳遞、生長及細胞凋亡,KRAS基因突變時會促使腫瘤細胞大量增生。

3. MLH1:MLH1基因屬於基因錯誤配對的修復基因之一,參與基因修復的角色,當基因突變時可能導致基因錯誤配對無法修復,使基因產生缺陷。

4. TP53:TP53為抑癌基因 (Tumor suppressor gene),當TP53突變時會幫助細胞癌化過程。

5. CDKN2A:CDKN2A為抑癌基因 (Tumor suppressor gene),扮演抑制腫瘤生長的角色,當CDKN2A突變時會幫助細胞的癌變。

6. PIK3CA:參與細胞生長過程中的訊息傳遞路徑,因此當PIK3CA突變會影響腫瘤細胞增生。

7. PTEN:參與細胞生長過程中的訊息傳遞路徑,因此當PTEN突變會影響腫瘤細胞生長及增生。

 


 

       上面介紹的這些基因,與息肉的形成有什麼關係呢?

 

       用一張圖表來做說明 (圖一):

           圖中分成鋸齒狀腺瘤息肉SSA及TSA (紅色框框),以及一般典型腺瘤形成的路徑中,病灶區的位置、染色體型態及基因變異的比較表~~

腸息肉基因變異-1.tif

圖一、SSA、TSA與一般腺瘤形成路徑比較表

 

       那麼,從鋸齒狀腺瘤息肉到腸癌產生的一連串過程中,基因的影響扮演什麼角色呢?讓我們繼續看下去吧!!!

 

       正常的腸黏膜上皮細胞最初可能產生基因CpG島甲基化的變異過程,再加上BRAF突變 (前往紅色箭頭路線)或KRAS突變 (前往藍色箭頭路線)。

   

         A. 紅色箭頭路線

               1. MVHP或SSA攜帶著BRAF基因突變,如果再加上MLH1基因甲基化,會導致MLH1基因的錯誤配對修復功能喪失,而近一步形成SSA伴隨細胞分化不良 (SSAD),最後產生癌症。

               2. MVHP或SSA攜帶著BRAF基因突變,此時沒有產生MLH1基因甲基化,但有其他未知的基因變異,可能近一步產生TSA息肉,若再加上TP53基因突變則會產生TSA伴隨細胞分化不良,若再有CDKN2A基因甲基化,最後會形成大腸直腸癌。

 

         B. 藍色箭頭路線

              1. 伴隨KRAS突變而形成的TSA息肉,再加上TP53基因突變則會產生TSA伴隨細胞分化不良,最後可能形成大腸直腸癌。

腸息肉基因變異-2.tif

圖二、由腺瘤息肉到大腸癌產生的路線圖

 

 

       腺瘤息肉到大腸直腸癌的產生是一連串的基因變異過程,所有條件同時具足了才會導致最終的惡性腫瘤形成,因此,照顧好自己身體的同時,就是在阻斷這些路線進一步往下走的過程!!!

 

 

Edited by Perfect叔叔

 

參考資料:

1. Whitehall VL, Rickman C, et al. Oncogenic PIK3CA mutations in colorectal cancers and polyps. Int J Cancer 2012; 131(4):813-20.

2. Velho S, Moutinho C, et al. BRAF, KRAS and PIK3CA mutations in colorectal serrated polypsand cancer: primary or secondary genetic events in colorectal carcinogenesis? BMC Cancer 2008; 8:255.

3. Mark L. Bettington and Runjan Chetty. Traditional Serrated Adenoma: an update. Human pathology 2015; 46:933-938.

基因叔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