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1970年代期間,麻省大學醫學院的卡巴金教授正念引入西方心理治療的領域了,並建立相關的課程和療程來輔助患者和大眾改變內在的心理狀態,又稱為:以正念為基礎的介入方式 (Mindfulness-based interventions, MBIs),例如:正念減壓療法 (Mindfulness-Based Stress Reduction, MBSR),而這一系列的課程一開始主要的目的在於將植根於東方人文主義中,合併歷史、宗教、傳統文化思維的教義或框架,以現代人可接受的語言及實踐方式來呈現給現今社會大眾,也就是將古代教學的精隨翻譯成現代人可理解的語言,以減少古代現今的文化障礙,以提高大眾的實行度及接受度。

 

  • 正念(Mindfulness)是什麼?心理學家給正念的定義是一種與注意力和覺察相關的心理特質。正念是一種有意地,不加評判地,對當下的注意 (覺察)。而正念冥想 (Mindfulness meditation)是正念應用中的一個範疇。

 

       在美國,約有140所醫學院校或相關大學中,近80%將MBIs納入治療、教育或研究計劃中,在目前的隨機對照試驗的評論表明,MBIs可以對壓力相關疾病、精神疾病產生一些有益的影響。但是,正念冥想並不是治療所有疾病的靈丹妙藥,目前已知MBIs對壓力、疼痛、精神、心理、健康教育和行為修正有正向和健康的影響。有鑑於現今醫療方式越來越強調患者的生活品質及自我管理,甚至是日常生活的保健和預防,因此,MBIs應用的程面會越來越活躍並融入個人的日常生活中。到目前為止,MBIs的研究基礎很大程度上都是依賴於參與者對他們自身健康狀況的自我報告,但這容易產生認知上的偏差,而迄今為止,並沒有文獻評價正念冥想如何影響疾病發病機制中的生物反應或適應過程。

 

       鑑於免疫系統會與精神和身體健康有直接或間接的關聯性,例如:哮喘、類風濕性關節炎、代謝性疾病、神經變性疾病、癌症、創傷後症候群和抑鬱症,因此,在本實驗中,作者分析MBIs是否可以影響與免疫系統相關的生物標誌物。

因此,作者主要分析五種免疫分子:

  1. 循環和刺激性發炎相關蛋白質 (Circulating and stimulated inflammatory proteins)
  2. 免疫細胞轉錄因子和基因表達 (Cellular transcription factors and gene expression)
  3. 免疫細胞數量 (Immune cell count)
  4. 免疫細胞衰老 (Immune cell aging)
  5. 抗體反應 (Antibody response)

 

作者首先搜尋於1966年1月至2015年7月發表與正念冥想和免疫系統相關的文章並作整理,接著篩選出20項研究結果並整理實驗結果,討論所得到的實驗結果,以更了解正念冥想可能影響衰老和某些疾病的方式。接下來,詳述前述所提到的免疫分子於正念冥想後的變化情形!!

 

(一) 循環和刺激性發炎症蛋白質 (Circulating and stimulated inflammatory proteins)

免疫細胞會分泌或產生發炎相關分子,這些發炎相關分子的失調會增加罹患疾病的風險,如:傷口癒合不良、癌症,簡單可以分成2類:

  • 促發炎因子 (Pro-inflammatory factor): 是一系列可以促進發炎反應的細胞因子的總稱。如:白血球介素-1 (Interleukin-1, IL-1)、腫瘤壞死因子α (Tumor necrosis factor-alpha, TNF-alpha)
  • 抗發炎因子 (anti-inflammatory factor):是一系列可以抑制發炎反應的細胞因子的總稱。

統整20項研究中的結果~

名稱

來源

功能

實驗對照

實驗結果

IL-6

巨噬細胞

Th2細胞

B細胞

astrocytes

內皮細胞

引起急性期反應、協助抗體(antibody)的產生、下視丘(hypothalamus)的作用造成發燒(fever)

對象:女性乳腺癌患者

比較參與及不參與MAPs課程的患者IL-6的差異

IL-6 減少

IL-8

巨噬細胞、淋巴球、上皮細胞、內皮細胞

中性粒細胞趨化(Neutrophil chemotaxis)

對象:老年社區成人

比較參與MBSR過程及中度強度運動IL-8的差異

IL-8增加

IL-10

單核球、Th2細胞、細胞毒性T細胞、肥大細胞、巨噬細胞、B細胞 subset

抑制輔助型T細胞1(Th1)的作用

對象:潰瘍性結腸炎患者

比較參與及不參與MBSR課程的患者IL-10的差異

IL-10增加

TNF-alpha

單核-巨噬細胞

引起急性發炎反應的因子之一

對象:健康社區志願者

比較參與及不參與MBSR課程的患者TNF-alpha的差異

TNF-alpha 減少

IFN-α

單核球、巨噬細胞、B細胞

有效的病毒抑制劑,並具有一定的抗癌作用

對象:女性乳腺癌患者

比較參與及不參與MAPs課程的患者IFN-α及IL-4的差異

IFN-α增加/ IL-4下降

IL-4

Th2細胞、記憶輔助T細胞、肥大細胞、巨噬細胞

活化B細胞及T細胞

CRP

是由肝臟生成的血漿蛋白,主要被當作發炎的指標

對象:潰瘍性結腸炎患者

比較參與及不參與MBSR課程的患者CRP的差異

CRP下降

 

 

(二) 免疫細胞轉錄因子和基因表達 (Cellular transcription factors and gene expression)

       轉錄因子可以調節免疫細胞中的基因活性並誘發下游相關發炎用或其他免疫反應的作用,如:NF-kB,被活化時會轉移到細胞核中,活化發炎相關基因的表達,從而使促發炎因子的分泌量增加。

在20項研究指出,於乳腺癌患者、獨居老人及​​​​​​​睡眠障礙的老年人經MBSR和MAPs課程後,NF-κB的表達相對減少。

 

(三) 免疫細胞數量 (Immune cell count)

       當免疫系統活化時,通常會伴隨著免疫細胞的數量增加,因此,可以應用細胞分部或數量作為免疫相關疾病的診斷依據。此外,長期的慢性壓力和抑鬱症可抑制免疫細胞活性和增殖,從而削弱對監控致癌性細胞的作用。在20項研究中,研究均鑑定出T淋巴細胞計數在HIV或乳腺癌患者正常冥想後沒有顯著的變化。

 

(四) 免疫細胞衰老 (Immune cell aging)

       縮短的端粒是免疫細胞衰老和易凋亡的標誌物。在4項研究中,於乳腺癌患者 (參與MBSR)觀察到減弱端粒縮短的趨勢,其中,於冥想中途退出者、超重/肥胖婦女和乳腺癌患者,正常冥想之後,都顯示出端粒酶活性的增加。

 

(五) 抗體反應 (Antibody response)

       抗體是免疫球蛋白(IgG,IgA,IgM,IgD和IgE)或免疫細胞(B淋巴細胞)分泌的分子,可識別或中和病原體。在3個研究中測量注射流感疫苗之後經MAPs訓練之參與者的抗體,發現免疫球蛋白IgG普遍有增加的現象。

正念冥想和免疫系統生物標誌物.jpg

圖A. 正念冥想與免疫系統生物標誌物

總結上述結果~具體來說,正念冥想似乎會減少發炎過程、增加細胞介導的免疫反應和增加端粒酶活性。此外,需要額外的研究來測試正念冥想對免疫系統生物標誌物的影響,並且檢查這些發現對臨床症狀和整體健康的相關性。

雖然說沒有接受過正式的冥想訓練,只是看書來試試看冥想的FU~~就覺得很放鬆很舒服的感覺(可以去試試看~~真心覺得古人真的比現代人有智慧的多~~

 

參考資料~

Mindfulness meditation and the immune system: a systematic review of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s ​​​​​​​

https://www.ncbi.nlm.nih.gov/pubmed/26799456

 

 

  

基因叔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